命理研究之重大误区——覆验古人八字
2006-11-21 10:05:37

命理研究之重大误区——覆验古人八字

云南曲靖 薛邓林(麟野山人)

自古至今,很多命学大家都喜欢覆验、注解名人的八字,并著书传诸后世,并从而证诸自己的命学功底。此类历代不乏其作,不胜枚举。举凡历代名人,上至春秋战国,下至今时今日,无不包罗殆尽。如今,很多命理研究者仍承其流弊,以注解名人八字自抬身价、哗众取宠,从而沽名钓誉,以显示自己的命理功底。殊不知,这些人所谓的注解,不过是依据已知的部分史料、名人资料档案,或一些小道消息,运用自己对命理的理解认识或考验心得,来强行对八字牵强附会,按理乱套而已,如此非但不能将命理命运合理诠释,反而只会凸现自己的肤浅与浮躁。

其实,覆验古今名人八字并无任何不妥与不可,只是这样做,若不能保持一种中正平和的心态,则日久必会为表象所惑,逐渐使自己的功底下降,实际推断时轻则有所偏颇,甚则与事实大相径庭。何故如此?只因这些注解研究者多是从某个社会时期大的角度去观察名人,这样所看到的名人命运只是表象,而实际其中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情,这些研究注解者并不知晓,而强行地根据已知事实去套理。这种研究方式,天长日久,难免会使命理研究的内容、范围缩小,深度减低,逐渐产生偏执之心,即佛家所云着相,在看到名人八字时思维往往是先入为主,而不能明心见性,窥知事物、命运的本质,邵康节曰:以我观物者,情也;以物观物者,性也。以上这种研究方式是就从事实去套理,而不是由理而推事实,这样就失去了《易经》通神明之德,类万物之情”“远取诸物,近取诸身,比类取象的易学思维方法。虽《易》曰数往者顺,知来者逆,但这种数往,只是停留在表层的观察上,本身就是极为肤浅的,以此来知逆,也只能是管中窥豹,不能得其要旨,而片面、浅薄。

以愚之见,覆验名人八字,这样于学术研究并无裨益,而初学命理者尤不可取。因名人命理存在有如下之原因:

一、对名人实际情况,资料有限,了解掌握的角度、范围狭窄。有关命理书籍中所举的名人,其命运事实无非是依据史料、报纸、杂志、媒体等对其认知一二,而很多命理学家借此已知对其命理大做文章,误尽世人。

不论是古代还是今天,我们对于名人命运的认识多是停留在其社会表现上面,即社会所共知的情况——单纯的从其地位、身份、财富、职务、禄位、宦海角逐等去评判、认定一个人。这只是从社会的眼光去看一个名人,而实际其中还有很多隐情并未显露在世人面前。并且社会上人所共知的,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情况反映。人的命运包含很多内容,决不仅仅只是富贵功名地位等,而还有心、人生观、价值观,学识修养、品格、家室、妻儿、婚姻生活、情感、灾厄疾患等等不为人知或鲜为人知的一面。在据其八字对其命运验证的时候,必然会以所知的为主,对于其中的隐情,未曾显露于世的东西,相信很多命理名家也未能从八字中窥知,即使窥知也不敢点破。这样有可能某人某年表面升官,而其年或妻儿有损;或与妻妾有风流韵事,身心大首其害;或此年大破资财;或遭受盗贼之害;或暗生恶疾;或遭人相害;或一年祸不单行,仅仅只是官职升迁… …诸如此类,吉凶兼有,未可以其升官即论为此年大吉。而很多命理著作,往往仅从此年高升发达这一已知事实,大做文章,一吉弥盖百凶,使后学者依此为式,为人论命。而实际命主虽有此吉,但不抵凶,心里并不以此年为吉。若对原人出此论断,难免让人摇头轻蔑,不能信服。可知命理范围之广,非执定某一表象即可穷尽掩盖其余。

历史上,很多名垂千古的忠臣良将,或许败絮其中,另有不为人知卑鄙贪婪的一面;很多遗臭万年的奸贼馋臣,或许尚有蒙冤受屈,忍辱负重的一面。我们研究命理的人,目的就在于窥知事物的本质,而不是执着于表象,人云亦云,拘泥于世俗的标准,从命理的角度去附会掺和。试想,李嘉庭之辈,若在其东窗事发,劣迹败露之前,相信很多的命理学家,评判其八字,必定会从其功名富贵、宦海浮沉的角度来作评判,对其八字赞不绝口,绝对不会、不敢从其命理中断出其的事实,最多只能窥知其后运不利。倘若其一直不被揭发(假设命不该绝),后代的命理学家将其奉为青天老爷、认为八字贵至极品也未尝有人异议。这说明,无论是古人还是今天的研究名人命理的书籍,都是执定已知事实曲解强断。若对命理有一定功力的人,看后亦能究其本原,不被世俗假象所惑。而对于大多数初学者来说,去看这些命理学家的研究、注解、考验之作,难免会瞻其马首,奉为圭臬,并以此为据,推诸今人,而证之多有不验,以为命理无稽。此著者之害也。

名人的命运其实是最丰富繁杂的,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我们从媒体资料等所知道、了解的毕竟只是其显现在世人面前的一些表象。这些并不一定就是其真实的生活写照。此外还有很多其私生活的细节,世人多数不知。其实真正懂的命理的人,是完全可以从八字中看出来的。很多命理学家虽然从中窥出端倪,但是鉴于世俗的认知,也不会轻易的点出来,只是从世人所认知的角度去诠释注解。若读者对此不,很可能就会以讹传讹,使命理的推断日渐偏颇,喧宾夺主,失之于精准细微。就像以前有一个著名歌星,名声大噪,很多命理学家都对其八字做过批断,但是直到最后此人自尽之后,才爆出其风流之丑闻,其实祸因恶积,在其八字当中早就已经隐伏祸端了,即吉中藏凶,风光只是表面现象,其内心的苦楚只有其自己知道,当然八字也可窥知,但是众多大师碍于世俗,未肯明示读者。造成读者之偏执。此即研究名人八字之弊也。对于古今政界人物,更是讳莫如深,我们绝对不能依据史料所载,错误的认为其荣发的时期就是八字的好运,而其中内幕隐情,纵史家也未能尽知(治史是依据国家的宏观大局,虽并非无中生有,但是史料反映的只是表象),而历史人物丰富多彩的一生,决非仅仅停留在国政上,并不是史料所能尽详的。读者对此须深思。

二、名人八字的真实性、可信度不高。关于命理书籍中的同一名人八字,诸家记载有所不同,莫衷一是。而诸家皆是曲意解说,缺乏公正客观。古代的一些名人的八字,多是从史料上找来的,其真实性不能不令人怀疑,试想,如果所凭借的八字是假的,那么按此八字强行推断解释的理论,岂不误导后学乎?对于今天的名人,很多的八字都是从某报纸杂志上找来的,就算是其自己提供的,也有可能要么是阴历,要么是阳历,或者是随便登上去的也不一定,有多少是真实无误的呢。这样如果八字是错误的,那研究不就是隔靴搔痒,无关痛痒,对于后学来说,更是误人不浅了。

三、古今的社会形态结构有异。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,很多在古代属于低贱的命,在今天很可能是富或者贵的命造。例如今天的歌星是非常吃香的行业,但在古代则是属于下九流。古代的艺人才子多数命运不济,而今天由于时代的不同,社会很重视知识分子、艺术家,故不能和古代相提并论。时代不同,对于富贵贫贱评判的标准也有所不同。还有在古代的某些绝症,比如天花、肺结核等,在今天也只是小菜一碟,完全可以治愈的。所以,用古代命理书籍中的名人八字案例来作为主要研究的对象,有些方面并不适合现代社会。古代可能会因恶疾夭折的,今天则能化险为夷。同一八字,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会有不同的社会表现,甚至会大相径庭。

研究命理不能仅拘泥于表象,要从中去挖掘人生的深层含义。显然用古代的八字来验证命理学,只会使研究停留在表面现象,不能做到经世致用,去演绎穷究立体、复杂、全面、多元化的人生百态。八字是用心眼去观察人生现象的学问,若从人的社会表象去认知,那这样即使从名人的八字中得到某些启示,也只是片面的肤浅的,而忽略失去了很多重要内容。而真正的命理是要从命主本身、内心为出发点,立足于自我的感受,去认知在社会中的历练、境遇、得失、心路等。而不是从社会的角度去认知某个人的社会表现。若是这样,则永远不能看到事物的本质,这与易学预测的立意就相违背。现实社会中,某些人表面虽然一贫如洗,但是暗底下却家藏奇珍;有的表面一表斯文,道貌岸然,内里却是卑鄙无耻,衣冠禽兽;有的表面上虽琴瑟和睦,夫唱妇随,实际上却水火不容,金屋藏娇;有的白天虽衣衫褴褛,沿街乞讨,晚上却出没于灯火阑珊处,挥霍如土;有的虽表面建桥修路,捐资助学,实际却无恶不作,罪大恶极;有的表面虽资产丰厚,下属千人,一派繁华,实际却债台高筑,入不敷出;有的表面虽权高位重,一手遮天,实际却为人操控,任人摆布,傀儡一个毫无自由;有的虽事业有成,风光无限,实际上却妻离子散,失魂落魄… …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。试问,若仅从此类人物的表象来验证命理,能够得到其真实的生活写照吗?

但是研究古今名人八字也并非一无是处,对于研究命理多年,有所认知体悟,不会被已知事实所迷者而言,此时来研究名人八字,则能从中窥知出其鲜为人知、史料未载的一面,也可从中得知名人的心路历程,可以从客观上对名人有一个全新的、立体、公正的认识。这对于研究历史等很有帮助。而对于大多数初学者而言,我认为最好不要从名人的八字入手去研究命理,也不要将一些批断名人命理的书籍奉为圭臬,以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。失去了命理研究的核心所在。等到你学到一定的时期,至少能从某个八字分辨出其是否真实,与实际人物命运相比有何出入,这时再适当的,保持一种正确的心态去研究古今名人八字,不被已知事实所迷惑,则必然会有所突破,有所发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岁在丙戌孟秋麟野山人(薛邓林)識于雲南曲靖濟賢易斎

声明:本人文章严禁轉載,若欲使用,需先征得本人同意,并在转载时注明出处,保持原貌。否则将予以追究并公开谴责。作者邮箱:yijing00@163.com
作者简介:薛邓林,字逸宇,号麟野山人。云南曲靖人。一介草民,卑微愚钝,无心功名于朝廷,不求闻达于诸侯。游历人间,碌碌庸庸。性与俗异,取人之所弃,弃人之所取;喜世之所恶,恶世之所喜。自幼喜好易学及传统文化,涉猎精研多种术数,以易贯穿,融会贯通,以去伪存真,古为今用。立志弘扬光复,以无愧华夏子孙
。平生淡薄名利,与世无争,潜心求学证道,远离尘嚣,未受名缰利锁所,不被七情六欲所扰。毕生研易,穷经证术,旁征博引,博古通今,以明天地之道,穷理尽性。提倡德易兼修,以证易乃济世之道,非谋利之具。于多年浸淫,长期探索,反复求证中略有心得,愿与各位同好共同分享,期为振兴易学、复兴中华略尽绵薄。邮箱:yijing00@163.com   QQ:325864928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顶部】【关闭
薛邓林QQ:325864928 有事点这里  Email:yijing00@163.com 管理员QQ:495706362 有事点这里  Email:jixianyizhai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