术数必须贯通运用
2006-11-20 16:06:1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术数必须贯通运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谈术数研究的方向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麟野山人)薛邓林  
    
通常没有对《周易》的《经》、《传》理学做过深入的研究的人,都不能明确研究术数的方向。 所以本人认为研究易经、研究术数首先必须从《易经》之开始,只有深刻的理解易经,才能明确学易之道。研究易学的意义、目的是什么?其实易经二字已经告诉了我们:易者,日月也,天地之道也;经者,经世致用也。易经,就是明乎天地之道,顺应秉承天地、自然之道,进而规矩人道,立身处世的学问。也就是做到《易》所说的: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,先天而天弗为,后天而奉天时”。 学习易学术数,首先必须明乎天地之道。要明天地之道,必须从古经开始,从卦爻开始,再进而涉猎各种术数,掌握明了它们的学理背景、运作机制、科学原理、运用方法等。研习时,(理)可以与术数同时进行,互相佐证参研。在穷经证术,理术结合的基础上,最后再回到《易传》中来,把术数用易学思想来规范统筹运用。以期穷天地之造化之功,穷理尽性,以安身、立命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在《系辞》中,孔子已经将易的功用分列为四种:圣人之道四焉:以言者尚其辞,以动者尚其变,以制器者尚其象,以卜筮尚其占即察言、观变、制器、卜占。 很多易学爱好者都是从最后一个来学习运用的。本文专就术数讨论,这里就避开前三者,从后者而谈。其实《系辞》中说的卜占,不仅仅就是现在的预测,应包括所有的易学术数在内。

  《易经·系辞上传》说:夫易开物成务,冒天下之道,如斯而已者也。 是故,圣人以通天下之志,以定天下之业,以断天下之疑。而术数不失为开物成务、断天下之疑之一个最为有效,为百姓所认可的途径。若能将各种术数融会贯通,再与时代、社会、自然相结合,则能进一步的通天下之志,定天下之业。术数虽为小道,但使用得法,运用合理,亦不失为一种济世度人的工具。
  
术数门类众多,分为山、医、命、卜、相五大类,简称五术。在五术中,每一类又包括了几十种不同的术数。术数种类之多,浩如烟海,穷吾人一生精力,也不能尽数掌握。但是流传较广,在历史上影响久远,受历代重视的,具有代表性的通常只有十多种。象奇门、六壬、太乙三式,以及六爻、金口诀、八字命学、紫薇斗数、七政四余、相学、铁板神数、风水(峦头、三元、三合等)、中医、武术、丹道、以及兵家术数、阵法等这些术数历代都备受青睐,现代也有很多人研习之。今天术数之学被一些人斥之为迷信,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很少有人将其综合、合理的运用所导致。

    古代的很多军事家,例如太公、张良、诸葛亮、刘伯温等,都是精通多种术数,并且合理运用,在军事、政治等方面所体现出令人瞩目的成效,后人实在望尘莫及。为什么术数在这些人手里能够运用得出神入化,而且让世人叹为观止,深信不疑,从来没有人指责为迷信。这就明显告诉我们术数只是治国、用兵的一种辅助工具,必须将多种贯穿起来,再配合其他学问综合运用,才能用之正道,造福于江山社稷。下面谈谈在今天的社会如何将多种术数合理整合运用的问题。

   首先说各种术数的功能运用问题。就从本人研究运用术数的心得谈起,希望对大家对术数的理解有一个指导性的作用。在各种术数当中,个人认为择日是最为高深,最难操作运用,涉及的知识层面最广的学问。因为要正确运用择日,并为人催吉应福,实为极其难事!必须综合运用各种术数,融会贯通,才能实际运用 。这要求必须对命理、诸家风水学理深刻掌握,对峦头、理气等有深厚的考验心得之外,还必须掌握运用多种择日学理—— 诸如神煞克择、翰林集要(造命格局)、紫白、七政四余、天元乌兔、奇门、六壬、演禽、斗首、禄马贵人、八节三奇、卦气、扶龙补山、相主等。对于这些择日学理,必须深入的研究理解掌握,综合有机运用,针对不同的择日课题、类别、个案实际,采取不同的结合运用手段 。以上提到的择日学理方法,至少必须熟练掌握、能够正确应用三到四种,才能算得上是懂得择日。此外还流传有很多择日方法,这些方法已不是重点,流传较广,影响深远,催吉效验祸福明确的,学者可善用者用之,以做锦上添花之功,不善用则作罢。
  
    
之所以说择日是最难实际操作的,是因为好日可遇而不可求 要选取一个好的吉日,即使是行家,也往往要花费半天甚至一天,甚至更多的时间,经过缜密的推算、论证,最后才能确定一个自己能够心安的日子——虽不能保证令主家发福发贵,至少可以保证平安无咎。而绝对不是象现在某些人那样,用六爻起一个卦算一下,就可以推算出某日某时为吉日吉时了。若用这种方法来为人择日,那主家无疑是问道于盲,纯粹就是误打误撞,碰运气吃饭。真正的、正统的择日法并没有那么简单。要时、空、天地、人事一脉相连才能完成。这正是择日学的难以操作之处。择日不像算命占卦那样,排除命局卦象,照着命局卦象有吉说吉,有凶说凶,只要推断准确无误,令来人信服就行了。而择日没有这么简单。一个懂得择日之道的日师,首先必须根据用事的具体、实际情况,结合多种因素,预选一个吉课,然后再反复论证是否可用,权衡利弊,最终确定是否可用。 所以说择日是难上加难的,如果是对主家负责的择日师,通常不会在一两个小时以内就大功告成,自吹所择日课发福必然的。择日不是单独的学问,而要将命理、风水等诸多融合术数在一起,才能够显示出长时间的效力来,真正起到催吉的效用。
  
其次,难以操作的术数则是趋避之道(俗称解灾化煞)。 所谓趋避之道,实际包涵了命理的后天主观能动调整、环境风水调整、时空调整、以及谋略、改运等等,实际就是全方位的综合策划 。就以其中的风水调整为例,实际中很多宅墓都是存在弊端的,有待调理化煞的。因为世上没有绝对好的风水。对于这些弊端,很多都是主家十分关心,对主家有明显的不利影响,而急切需要调整的问题 。而对于如何调整,这也不是简单的问题,象某些大师起一卦就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。往往需要绞尽脑汁,使出浑身解数才能够找出相应的、措施、策略来的。

  

  再其次就是命名。 其实命名也是十分复杂的一项工作,要起能够对主人真正产生吉祥诱导力的名字,也要将多种术数结合起来使用的。这样的好名字必须合先天、合数理、合阴阳、合三才、合美学、合音韵、合易理等等,这绝非易事。并且命名之学绝对不是象现在世面上出售的书籍里所讲的那样简单,也不是象一般的起名师所用的那样。若真是这样,那照这样样样合度、处处合法的名字并不是不能符合,这样起出的名字岂不是没有缺点了,但是实际如何呢,大家考证一下不难发现问题。名字对人有影响作用这是无庸置疑的,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影响途径,所以命名一定要放在主人一生的运行轨迹中去考虑,还要考虑到遗传、风水的影响效力,由此来确定应运措施。一个真正会命名,能够为主人产生明显功效的命名师,至少必须对易有五年以上的功力修为,并且要结合很多术数来确定创意的思路,以解决实际问题。因为名字是管一生的,必须考虑到在其人生的低谷、险厄时期,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。这涉及到高级内容,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明,也不是本文详细讨论的范围,故这里不做介绍,日后作专文讨论之。

  

   对于命理、六爻等一般的普遍性术数,看起来使用简单,只要信口开河,有啥说啥就行了。其实也不尽然。很多求测者来论命算卦,其实都是心有所惑,运程有阻,或面临困境,前途未卜,因此来寻求解决的方案。所以算命占卦并不是算准了就大功告成了,而是要真正能够为人排忧解难,这才是命理、六爻的根本意义。若从这个角度来看,命理、六爻就不是那么简单了。要能够为人指点迷津,并排忧解难,不仅要对命理、六爻本身下大力研究,以能正确的决断信息,在此基础之上,也要将多种术数综合起来运用,才能起解决实际问题。所以命理是三分功夫在其内,七分功夫在其外的学问。研究命理的目的决不是为了准验,让求测者信服,认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,而不去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去开拓进取。这样就失掉了研究的意义。只有融会多种术数,并将社会、历史、生物、经济、医学、哲学、伦理、人文、时势、权谋、天文地理、环境、现代科学等结合运用,才能为人指点出一片中肯、规矩、理性的迷津来。所以说,其实任何一种术数都不是孤立的,要合理运用,从而才能体现它们的最大价值,就必须将多种术数融合贯通起来运用。这样才使它们各自的意义得以显现出来,并能由术证道,使这些方技小道提升为济世福人的宝筏。
  
  
现在有些人误认为研究术数不可贪多,认为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多则乱,乱则不专,不专则难精。这对于初学者来说确实为一种良好的指导作用。的确,初学者不可好高骛远,以免画虎不成反类其犬。但是对于一个旨在以术济世的人来说,精通一两种术数,那只是江湖小道,只能沦为江湖术士之流,实难登大雅之堂。要想用术数之学为人指点迷津,济世度人,造福社会,那样就是精通十几种术数也远远不够的。历代精通某种术数者不乏其人,但其才能也只能以术士名之,并未能一展才学,造福当世。三国时的管辂,六爻、六壬、风监、堪舆之学出神入化,冠绝古今,然亦未敢自负,曹操欲为其封官拜相,而管辂则实事求是,极有自治之名的说:辂只能泰山治鬼,不能治人(为官)。反观今人,每有只对易术略懂皮毛,更甚者仅对六爻、八字等稍有研究者,竟大言不惭的以策划专家”“策划大师自居,为人胡乱指点,自以为是,自毁前程。难道太公、张良、孔明、刘基等以术数乔示妙布、安邦定国的先贤一去不返了,或是时过境迁,术数只能陷入封建迷信的泥潭,沦为江湖小道,成为术士谋利敛财、欺世盗名的工具?还是今人的智能、水平确实提高了,古贤难望其项背?不得而知,但本人最后要提醒有之于研习易学、术数的仁人志士,若旨在弘扬易学,复兴中华,传承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文化遗产,请不要做井底之蛙,固步自封,沾沾自喜,易学的道路还漫漫而久远,要传承、弘扬之,首先要向古人靠拢,以古贤为参照榜样,力求抵达古人的最高水平,再来谈论传承创新,只有这样,才无愧于先贤,无愧于天地,这需要我们当代华夏子孙的共同努力!没有最高,只有更高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岁在丙戌立秋麟野山人(薛邓林)識于雲南曲靖濟賢易斎

  申明:本人文章严禁轉載,若欲使用,需先征得本人同意,并在转载时注明出处,保持原貌。否则将予以追究并公开谴责。

 

顶部】【关闭
薛邓林QQ:325864928 有事点这里  Email:yijing00@163.com 管理员QQ:495706362 有事点这里  Email:jixianyizhai@126.com